今天來談《明夷待訪錄》的思想淵緣吧!

以下文章節錄自《何以三代以下有亂無治 明夷待訪錄》

談《待訪錄》一書最富挑戰性的部分,是探究它的思想淵源,我在《待訪錄》中讀出一種contended schizophrenic,即它不只是明代文化特質簡單的進一步發展,同時也是十六世紀末以來的一種回向經典時代的胎動,是兩者互相辯證的產物,是一種二律背反,而這也是歷史上許多重要突破的主要資源。唯有這樣才能理解何以看似一方面發揚明代後期之新思潮,一方面又表現了若干我們現代人看來有點「荒謬」的復古言論。

《待訪錄》全書提倡公天下的思想。在先秦典籍中,實不乏以天下為「公」的想法,譬如《呂氏春秋‧貴公》篇中說:「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逸周書.殷祝》篇說:「天下非一家之有也,唯有道者之有也」。這些話在後漢以後基本上消沉不顯,在過去並未被充分重視,但在明末清初得到一種新的轉變與新的生命力。乾隆年間陝西一個不知名的儒士也發出「古帝王之治天下也,其心公,與賢士共之;後世帝王之治天下也,其心私,與親屬私人共⋯⋯」,又說:「以天下之賢理天下之民而不私為己有」。足見這一思路在當時黃氏兄弟師友之間並不太陌生。日本學者溝口雄三(1932 ∼ 2010)說得很有道理,古老「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的公天下觀念,在十七世紀以前是對皇帝提出的,作為其應具有的政治態度與道德標準,不是為主張百姓的權利而提出的。但是十七世紀初出現之私(私有財產)、欲(生存欲、所有欲)的主張,始轉換由上面恩賜而來,以天下之公轉換為百姓的「私」或「欲」的集積或調和狀態的公。

從《待訪錄》中也可看出《孟子》書中若干學說的落實或激烈化。《孟子》書中講「君一位,卿一位,大夫一位」(《孟子.萬章下》),這類話在明末清初也得到新的詮釋,譬如顧炎武《日知錄》中論爵祿時,即是透過史料考證大談「班爵之意,天子與公侯伯子男一也」,這不是天上地下之懸絕的道理,而是各自之間只有一位之差。這個意思也貫串在《待訪錄》中,書中凡是譏斥「小儒」如何如何的,多數是認為「小儒」故意拉大君臣之間的距離,使它成為天上地下之差別。
我們從黃氏的《孟子師說》,也就是他從自己的老師劉宗周(1578 ∼ 1645)的著作中所整理出來,認為可以反映劉氏對孟子的詮釋來看,其中有七、八段話的意思與《待訪錄》的觀點相近,可見其師對孟子思想的激烈化或現實化理解對他是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