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個為什麼之六

先來解釋一下《明夷待訪錄》這個書名。

康熙元年(1662),當黃宗羲收到桂王被處死的消息之後,知道復明運動已經沒有希望,便開始寫《明夷待訪錄》。「明夷」是《易經》的一卦,離下坤上,土在上,火在下,表示火冒出來卻被土遮蔽,闇主在上,明臣在下,不敢顯其明志,或等待天亮之意。「待訪」二字可能是等待新朝君王之下訪,他又說如果依照秦曉山十二運之說,「向後二十年交入大壯」,也就是預言新朝將有隆盛的局面。這個書名曾經引起不少人的質疑與不滿,尤其是那些曾經追隨他東奔西跑復明抗清的人們。

今天來問的為什麼就是何以「三代以下有亂而無治」這個大問題。

不過這題要達完可能要貼三公里以上的文章,所以我們今天回答一個小部分:
究竟三代以後的君臣關係、制度設計、法律、兵制⋯⋯等林林總總的議題,是從哪一種原理出發的,是「以天下為天下之天下」這個原則出發,還是從以「天下為帝王之私產」出發的?

黃宗羲回答這個問題最直接的答案,是認為被他理想化了的「三代以上」與「三代以下」,是兩種政治原理之爭:一種是天下是天下之天下,是公的、萬民的、百姓的,並從此原理出發去思考、規畫一切制度,在《待訪錄》中對君臣、方鎮、封建、法律等重大問題的新思考,都是從這個原理出發的。與它相對的是「三代以下」之原理,即以天下為帝王「一家之私」為出發點的思考,對一切事物防之又防、密之又密,而最後歸於無效。正因為兩種政治原理截然相異,所以黃宗羲要求全變,而不是小小變革,要求有治法而後有治人,即要從原理出發,重新檢視兩千年來一切的政治設計與政治實踐。

Leave a Reply